潘朵芙拉
關於部落格
SM~女郎天后網~
  • 622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八歲女童墓誌銘:我來過,我很乖(催人淚下)[圖]

這種病的醫療費是非常昂貴的,費用一般需要30萬元!佘仕友懵了。看著病床上的女兒,他沒法想太多,他只有一個念頭:救女兒!借遍了親戚朋友,東拼西湊的錢不過杯水車薪,距離30萬實在太遠,他決定賣掉家裏唯一還能換錢的土坯房。可是因為房子太過破舊,一時找不到買主。

  看著父親那雙憂鬱的眼睛和日漸消瘦的臉,佘艷總有一種酸楚的感覺。一次,佘艷拉著爸爸的手,話還未出口眼淚卻冒了出來:“爸爸,我想死……”

  父親一雙驚愕的眼睛看著她:“你才8歲,為啥要死?”

  “我是撿來的娃娃,大家都說我命賤,害不起這病,讓我出院吧……”

  6月18日,8歲的佘艷代替不識字的爸爸,在自己的病歷本上一筆一畫地簽字:“自願放棄對佘艷的治療。”

  8歲女孩乖巧安排後事

  當天回家後,從小到大沒有跟爸爸提過任何要求的佘艷,這時向爸爸提出兩個要求:她想穿一件新衣服,再照一張相片,她對爸爸解釋說:“以後我不在了,如果你想我了,就可以看看照片上的我。”

  第二天,爸爸叫上姑姑陪著佘艷來到鎮上,花30元給佘艷買了兩套新衣服,佘艷自己選了一套粉紅色的短袖短褲,姑姑給她選了一套白色紅點的裙子,她試穿上身就捨不得脫下來。三人來到照相館,佘艷穿著粉紅色的新衣服,雙手比著V字手勢,努力地微笑,最後還是忍不住掉下淚來。

  她已經不能上學了,她長時間背著書包站在村前的小路上,目光總是濕漉漉的。

  如果不是《成都晚報》的一個叫傅艷的記者,佘艷將像一片悄然滑落的樹葉一樣,靜靜地從風中飄下來。

  記者阿姨從醫院方面得知了情況,寫了一篇報道,詳盡敘說佘艷的故事。旋即,《8歲女孩乖巧安排後事》的故事在蓉城傳開了,成都被感動了,互聯網也被感動了,無數市民為這位可憐的女孩心痛不已,從成都到全國乃至全世界,現實世界與互聯網空間聯動,所有愛心人士開始為這個弱小的生命捐款,“和諧社會”成為每個人心中的最強音。短短10天時間,來自全球華人捐助的善款就已經超過56萬元,手術費用足夠了,小佘艷的生命之火被大家的愛心再次點燃!宣佈募捐活動結束之後,仍然源源不斷收到全球各地的捐款。所有的錢都到位了,醫生也儘自己最大努力,一個接一個的治療難關也如願地一一闖過!大家沉著地微笑著等待成功的那一天!有網友如是寫道:“佘艷,我親愛的孩子!我希望你能健康的離開醫院;我祈禱你能順利的回到學校;我盼望你能平安的長大成人;我幻想我能高興的陪你出嫁。佘艷,我親愛的孩子……”

  6月21日,放棄治療回家等待死神的佘艷被重新接到成都,住進了市兒童醫院。錢有了,卑微的生命有了延續下去的希望和理由。

  佘艷接受了難以忍受的化療。玻璃門內,佘艷躺在病床上輸液,床頭旁邊放著一把椅子,椅子上放一個塑膠盆,她不時要側身嘔吐。小女孩的堅強令所有人吃驚。她的主治醫生徐鳴介紹,化療階段胃腸道反應強烈,佘艷剛開始時經常一吐就是大半盆,可她“連吭都沒吭一聲”。剛入院時做骨髓穿刺檢查,針頭從胸骨刺入,她“沒哭,沒叫,眼淚都沒流,動都不動一下”。

  佘艷從出生到死亡,沒有得到一絲母愛的關照。當徐鳴醫生提出:“佘艷,給我當女兒吧!”佘艷眼睛一閃,淚珠兒一下就涌了出來。第二天,當徐鳴醫生來到她床前的時候,佘艷竟羞羞答答地叫了一聲:“徐媽媽。”徐鳴開始一愣,繼而笑逐顏開,甜甜地回了一聲:“女兒乖。”

  所有的人都期待奇跡發生,所有的人都在盼望佘艷重生的那一刻。很多市民來到醫院看望佘艷,網上很多網民都在問候這位可憐的孩子,她的生命讓陌生的世界撒滿了光明。

  那段時間,病房裏堆滿了鮮花和水果,到處瀰漫著醉人的芬芳。

  兩個月化療,佘艷陸續闖過了9次“鬼門關”,感染性休克、敗血症、溶血、消化道大出血……每次都逢凶化吉。由省內甚至國內權威兒童血液病專家共同會診確定的化療方案,效果很好,“白血病”本身已經被完全控制了!所有人都在企盼著佘艷康復的好消息。

  但是,化療藥物使用後可能引起的並發癥非常可怕。而與別的很多白血病孩子比較,佘艷的體質差很多。經此手術後她的體質更差了。

  8月20日清晨,她問傅艷:“阿姨,你告訴我,他們為什麼要給我捐款?”

  “因為,他們都是善良人。”

  “阿姨,我也做善良人。”

  “你自然是善良人。善良的人要相互幫助,就會變得更加善良。”

  佘艷從枕頭下摸出一個數學作業本,遞給傅艷:“阿姨,這是我的遺書……”

  傅艷大驚,連忙打開一看,果然是小佘艷安排的後事。這是一個年僅8歲的垂危孩子,趴在病床上用鉛筆寫了三頁紙的《遺書》。由於孩子太小,有些字還不會寫,且有個別錯別字。看得出整篇文章並不是一氣呵成寫完的,分成了六段。開頭是“傅艷阿姨”,結尾是“傅艷阿姨再見”,整篇文章“傅艷阿姨”或“傅阿姨”共出現7次,還有9次簡稱記者為“阿姨”。這16個稱呼後面,全部是關於她離世後的“拜託”,以及她想通過記者向全社會關心她的人表達“感謝”與“再見”。

  “阿姨再見,我們在夢中見。傅艷阿姨,我爸爸房子要垮了。爸爸不要生氣,不要跳樓。傅阿姨你要看好我爸爸。阿姨,醫我的錢給我們學校一點點,多謝阿姨給紅十字會會長說。我死後,把剩下的錢給那些和我一樣病的人,讓他們的病好起來……”

  這封遺書,讓傅艷看得淚流滿面,泣不成聲。

  我來過,我很乖

  8月22日,由於消化道出血,幾乎一個月不能吃東西而靠輸液支撐的佘艷,第一次“偷吃東西”,她掰了一塊方便麵塞進嘴裏。很快消化道出血加重,醫生護士緊急給她輸血、輸液……看著佘艷腹痛難忍、痛苦不堪的樣子,醫生護士都哭了,大家都願意幫她分擔痛苦,可是,想盡各種辦法還是無濟於事。

  8歲的小佘艷終於遠離病魔的摧殘,安詳離去。


  所有人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:那個美麗如詩、純凈如水的“小仙女”真的去了另一個世界嗎?記者傅艷撫摸著佘艷漸漸冰冷的小臉,泣不成聲,再也不能叫他阿姨了,再也不能笑出聲來了……

  四川線上,網易等網站沉浸在淚海裏,互聯網被淚水打濕透了,“心痛到不能呼吸”。每個網站的消息帖子下面都有上萬條跟帖,花圈如山,悼詞似海,一位中年男士喃喃低語:“孩子,你本來就是天上的小天使,張開小翅膀,乖乖地飛吧……” 8月26日,她的葬禮在小雨中舉行,成都市東郊殯儀館火化大廳內外站滿了熱淚盈眶的市民。他們都是8歲女孩佘艷素不相識的“爸爸媽媽”。為了讓這個一齣生就被遺棄、患白血病後自願放棄自己的女孩,最後離去時不至於太孤單,來自四面八方的“爸爸媽媽們”默默地冒雨前來送行。

  她墓地有她一張笑吟吟的照片,碑文正面上方寫著:“我來過,我很乖(1996.11.30.--2005.8.22)”

  後面刻著關於佘艷身世的簡單介紹,最後兩句是:“在她有生之年,感受到了人世的溫暖。小姑娘請安息,天堂有你更美麗。”

  遵照小佘艷的遺願,把剩下的54萬元醫療費當成生命的饋贈留給其他患白血病的孩子。這7個孩子分別是楊心琳、徐黎、黃志強、劉靈璐、張雨婕、高健、王傑。這七個可憐的孩子,年齡最大的19歲,最小的只有2歲,都是家境非常困難,掙紮在死亡線上的貧困子弟。

  9月24日,第一個接受佘艷生命饋贈的女孩徐黎在華西醫大成功進行手術後,她蒼白的臉上挂上了一絲微笑:“我接受了你生命贈與,謝謝佘艷妹妹,你一定在天堂看著我們。請你放心,以後我們的墓碑上照樣刻著:我來過,我很乖……”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